“白水江”监测巡护实录(二)——寂寞

来源: 央视网熊猫频道 时间:2018年04月23日 15:50 字号: A A+

  2018年4月12日  大雨  

  昨夜的雨一直未停,水声很大,分不清到底是雨滴打在彩条布的声音还是营地旁河水咆哮的声音。

  早起,天还是阴沉沉的。温度下降了许多,看了一眼温度计,10度。昨夜的篝火早已经熄灭,连一丁点火星都没有,所有人的睡袋上都蒙着一层炭灰,山中的湿度加上这样的温度,让还未醒来的队员不由地裹紧睡袋蜷在一起,这让我忽然想起一个词“春寒料峭”,虽然这已经是4月中旬了。

(睡袋上的炭灰/吴振宇 摄)

(睡袋上的炭灰/吴振宇 摄)

(裹紧小睡袋/吴振宇 摄)

(裹紧小睡袋/吴振宇 摄)

  雨雪天气是保护区监测巡护工作最不想遇到的。在这大山中的每一条监测巡护路线都要走过几条湍急的河流,穿过茂密的丛林,攀爬陡峭的山崖,而雨雪会让水位上涨,水流湍急,林中潮湿,山崖湿滑,大大地增加了监测巡护工作的危险系数。

  比我们起得早的何主任出去看了一下水流和林中情况告知我们今天无法往更深的林间进发,危险性很高。我们不得不改变计划,今日休整一天,明日再去跑线。由于所带的口粮有限,休息日的三餐变为两餐,水无限畅饮!这样才能保证后期跑线体力消耗较大时食物的充足供给。

(“节衣缩食”的一餐——榨菜拌面/吴振宇 摄)

(“节衣缩食”的一餐——榨菜拌面/吴振宇 摄)

  山里的时间过得很慢,没有信号,手机成了摆设,没有任何娱乐项目。雨天的营地潮湿阴冷,所有的东西都是湿湿的,我坐在火堆前实在无聊,只能用发呆来打发时间,而发呆却让时间变得更加缓慢。而监测巡护队员们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并且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来解决这种常态的寂寞,在我早已放空自己的时候,何主任、王钧亮、雷光祺、巩得红拿着相机到河边去拍水了,商量着去把这汹涌的河水拍出丝绸般的质感。

(拍出了丝绸般的质感/雷光祺 摄)

(拍出了丝绸般的质感/雷光祺 摄)

  雨就这样时停时下,而我在“帐篷”中呆坐,依然无法分清是下雨还是河水的声音。无奈,下午的雨越下越大,大家只能在帐篷中避雨。忽然想起昨日和我们分开的那两组,他们每组只有四个人,而我们这里因为有我和另外两位记者的加入再加上为我们多配的向导,足足有14个人,还有什么寂寞的呢?

  4个人在这种雨天的寂寞才是他们的常态,他们互为对方孤独的影子,在这深山中守望着这份寂寞,守护着这座大山。

  然而,外面的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河水依然还在咆哮着,不知道明日是否依旧如此“寂寞”。

(咆哮的河水/吴振宇 摄)

(咆哮的河水/吴振宇 摄)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相互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

                                         ——毛姆《月亮和六便士》

收藏
下载客户端

苹果IOS

安卓

iPanda熊猫频道官方app

iPanda熊猫频道微信公众号

iPanda熊猫频道官方微博

860010-1159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