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江”监测巡护实录(四)——速战速决

来源: 央视网熊猫频道 时间:2018年04月25日 13:44 字号: A A+

  4月14日  大雨

  昨夜11点左右,突降大雨,比之前两天的雨都要大。山里的天气变幻无常,早起之后,望向对面的山顶,早已是一片苍茫的白色,温度越来越低,我看了下温度,只有7度,短短的4天经历了春秋冬三个季节。

(被大雪覆盖的山顶/何礼文 摄)

(被大雪覆盖的山顶/何礼文 摄)

  遇到这样的天气只能在营地老老实实地待着,队员们各有各的消遣方式,巩得红跟着手机里预先存下的歌开始了帐篷KTV,王钧亮拿出一个防水的布袋子泡起了脚,雷光祺选择闭目养神,剩下的人则选择聊天。

(难得的泡脚时光/吴振宇 摄)

(难得的泡脚时光/吴振宇 摄)

  连续的阴雨天让我看不到尽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剩下的工作,更煎熬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内心的无聊。直到下午太阳的出现,才拂去我内心笼罩的阴霾,那一刻我深刻地体会到为什么太阳被人们象征着希望。

(晴朗的天空/吴振宇 摄)

(晴朗的天空/吴振宇 摄)

  太阳照耀了半个下午,今夜应该不会再下雨了。晚饭过后开始分配工作,由于连续阴雨的耽搁,以及后面天气的不确定性,决定明天三条线同时跑,用一整天的时间做完。何主任、王钧亮负责最为困难的大小黄沟,巩得红负责磨坊沟,雷光祺负责薷子沟。三条线同时开工就意味着每条线的人变少,相互之间的照应也要变少,而且这些线难度较昨天都会高出来很多。

(出发前分配任务/吴振宇 摄)

(出发前分配任务/吴振宇 摄)

  在整理设备时,何主任三番五次地叮嘱大家带好随身食物,带好头灯等物品,一遍又一遍地测试对讲机的通话情况,从而确保每个人在明天跑线时的安全,在这里没有上下级,只有真正的兄弟情。

(跑线时必备的蛇药片/吴振宇 摄)

(跑线时必备的蛇药片/吴振宇 摄)

  明天注定是辛苦的一天,简单来说就是:人少、线长、路险。但在队员们依旧十分轻松,在他们眼里,这些就是日常工作,家常便饭而已。

  4月15日  晴

  队员们7点起床,早早地吃完饭就从营地出发。

  由于在前天上山的过程中将腰扭伤,今日无法和大家一起上山,只能留守大本营,同事也肩负着和队员用GPS和对讲机联络,及时确认队员们的位置和安全。

(跑线时能量的来源/王钧亮 摄)

(跑线时能量的来源/王钧亮 摄)

  队员们出发之后没多久,太阳就出来了,天气非常晴朗,这种天气对于监测巡护人员来说是最好的礼物。经历了前几天的阴雨,快要发霉的我获得了新生,感觉太阳直射的那种炙热已经超越了我身旁的火堆。

  和我同时留守的两名向导过来询问我的腰伤如何,这些向导都是当地的农民,对这座大山无比的熟悉,当聊到大熊猫时他们回忆到:“七几年的时候,熊猫有很多,还到过他们村子里,后来慢慢就少见了。有了保护区之后又慢慢多了起来,上回进来当向导还和他们看到真的大熊猫挂在树上!我们这里的大熊猫可多了!”言辞中透露着一股自豪。当我告诉他们白水江保护区的野生大熊猫是三大保护区第一的时候,他们反复和我确认“是第一噢,是第一噢”,在得到我的确认后,向导们脸上自豪的微笑溢于言表。

(朴实的向导/吴振宇 摄)

(朴实的向导/吴振宇 摄)

  下午2点多,天空突然阴了起来,没一会便下起了大雨,我赶紧拿出对讲机和队员们联系,但是久久得不到回应,内心焦急无比,终于理解昨日何主任在大本营等候时的心情了。不过幸运的是这场雨只下了半小时左右便停了,随后的太阳依旧如此炙热。

  在有事情做的时候,时间就会过得很快。我一直和大家用对讲机保持着沟通,但由于大山的遮挡,很多时候并无人应答,内心不免忧虑,不过时不时从对讲机传来简短的一句话都是莫大的慰藉。

(跟队员们学会的河沙青苔洗碗法/吴振宇 摄)

(跟队员们学会的河沙青苔洗碗法/吴振宇 摄)

  雷光祺和他的向导是最先回来的,刚回来坐下就和我说:“带回来了个好东西,你要不要尝一下!”,说着便从密封袋中掏出了一颗硕大的大熊猫粪便!哎呀!这个我可熟啊!不过这么新鲜的野生大熊猫粪便我倒是第一次见,简单的来形容就是:墨绿、扎实、丰富,可惜的是这颗青团里面基本都是竹叶,没办法通过“咬节”来判断大熊猫的年龄。与大熊猫粪便一起带回来的还有羚牛、毛冠鹿等动物的粪便,将这些粪便带下山之后,通过更专业的手段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

(新鲜扎实的大熊猫粪便/吴振宇 摄)

(新鲜扎实的大熊猫粪便/吴振宇 摄)

  六点半左右,大小黄沟和磨坊沟的队员也先后回来了,大家都带回来了很多新鲜的粪便,最多的当属大熊猫的粪便,分量特别足!收获最大的是何主任和王钧亮进入的大小黄沟,在山上他们发现了很多大熊猫活动的痕迹,看到了大熊猫刚吃过的竹子,碰到了大熊猫躲雨的小洞穴。

(大熊猫躲雨处/何礼文 摄)

(大熊猫躲雨处/何礼文 摄)

  我很好奇为什么推测小洞穴是大熊猫躲雨的地方,何主任告诉我,他们去之后发现洞穴周边全是湿的,只有中间那一片是干的,而且旁边还有大熊猫的粪便。在翻看了红外相机拍摄内容之后,发现4月14号刚刚拍到了一只大熊猫在附近活动!而且调皮的大熊猫把一个红外相机咬烂了,辛亏没坏,

(红外相机拍摄到的大熊猫)

(红外相机拍摄到的大熊猫)

(被大熊猫咬破的红外相机/吴振宇 摄)

(被大熊猫咬破的红外相机/吴振宇 摄)

  他们不仅收获了大量的大熊猫以及伴生动植物的有效信息,也获得了大自然的眷顾。在刚到山顶的时候就下起了冰雹,小拇指大小,巩得红的头被砸了,很疼。刚停了一会,队员们准备工作了,冰雹又继续下了起来,下午又变成了大雨和晴天交替。山中的天气就是如此的变化无常,而我们只能选择适应和随机应变。

(下冰雹的山顶/巩得红 摄)

(下冰雹的山顶/巩得红 摄)

  好在所有的任务都按预期完成了,且收获颇丰。晚上的我们无比轻松,在一起聊天喝水!“帐篷”外深沉的夜空被星星点缀了起来,如此的密集又明亮,营地边的河水似乎也不再咆哮。明日,我也将和这里告别。

收藏
下载客户端

苹果IOS

安卓

iPanda熊猫频道官方app

iPanda熊猫频道微信公众号

iPanda熊猫频道官方微博

860010-1159010100